漩涡与月亮门

“人人寻找快乐园。”

夏末尾浅显的惊喜,深冬无可奈何的凉意;自成一派的天真烂漫,曾在梦中发光的日子;无形中拉上勾的小指,四分之一的短暂回忆。花瓣落下的那一刻,抽刀断水水更流。

唉,至少那是我前半生渡不过的沟渠。

[FF14/美丽光]泡沫星辰

ff14同人/艾默里克x光之战士乙女向
私设较多,ooc严重,有我流光

     “我爱慕的是遥遥星辰。”

     光之战士这次的信来的有些晚了。秋后发出,过了好一段日子才到达了艾默里克的办公桌上。那天的山岳之都仍是寒气加身,窗外遥遥望去皆是飞雪相逐。伊修加德还是那个伊修加德,可它又不一样了。艾默里克坐在办公桌前,如获珍宝的阅读着这封远道而来的信件,脸上带着一丝近似虔诚的专注。海德林的使徒离开伊修加德后时常给他寄来描述世间美景的信件,平日里遥不可及的风景通过她的笔底见到,这已经成为二人不成文的约定。手边喝了一半的红茶正有气无力的挥...

【转】让文字功力从优秀走向精致——25位专业人士的写作心得

写作技法guide:

让文字功力从优秀走向精致——25位专业人士的写作心得


在1954年的一次采访中,George Plimpton(美国著名演员/编剧)问海明威:“要成为一个有抱负的作家,最好的磨练方法是什么?”海明威说, 多出去走走看看,让自己休息一下。写得好其实并不难。精简你的所见所闻,并保持余生都需创作的精力才是最重要的。至少要把走马观花式的东西作为创作的开始。”
那么如何才能由内到外地改善写作思维和能力,而不是一直反复地纠结于表面的文字呢? 以下内容是来自几位知名作家的25条经验分享,供大家参考。这几位作家均是对于作品的品质具有一定要求的并且注重写作的精益求精...

关于故事,以及如何写完一个故事。

Lantheo:

我觉得这个再写下去就成了“晚上两点之后我在干嘛”系列,而且从“啊永恒的孤独”到“来嘛写个故事”再到“来嘛把故事写完”,简直是文手退化三部曲……


我还是想谈谈如何坚持写完一个故事


世界上存在一种误区,仿佛写作是一种迷宫,一片没有海床的深渊,仿佛你一跌进去,你就会逐渐迷失,只能一路沉底。换言之,好像坑的理由有千百种,又没人说得清自己是怎么坑的。


但写作是有方法的。有些微小的细节和既定的法则,它们确实存在,让我们可以再坚持一下,坚持得更久一些。


以下,关于故事,以及我试着坚持写完一个故事的经验。



首先要说的是,...

距离这片土地的开启已经有四个年头了,然还是一片青黄不接,杂草丛生。
我厌恶我的思想,我蔑视它们。

能够握我的手吗?我还在等你来救我。

魏无羡性格最饱满所以他是主角?emmm难道不是因为他是主角而且魔道通篇都是以他视角做前提,所以性格最饱满?都是纸片人谈恋爱,你官配就一定比同人拉郎高贵,佩服佩服。

易子云:

往生焰:

本来以为终于来了个可以进行学术交流的,还贴心地列出了一二三方便她逐条讨论。结果没法以理服人一顿东拉西扯用又回到试图给魔道juan立法的老套路。建议你juan独立建国并颁布忘羡思想审查法案,并将墨香言论收集整理成语录,吵架前先喊一句“墨香万岁”,并以语录内容为标准对对方进行反驳,要是吵不过,还能咬牙含泪用书脊悲愤地砸自己的头。

不过你juan在扣帽子的技能上真是炉火纯青,配角癌这个词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忘羡说江澄玛丽苏,也是叹为观止。

以及,第一次见不准他人发表异见反说自己权利被侵犯的,第一次听说诽谤罪的侵犯对象还包括纸片人,不知道污蔑我们“做调色盘污蔑墨香抄袭”算不算诽谤啊?法学院学生这种水平, 真是太让人想忧国忧民一下了。

我还没有在琦玉,或是池袋——遇见六条千景。

圈地自萌,记点bp秀妮秀的脑洞小片段。

【这次的新歌智秀的part并不多,不过大家的注意力总会被她漂亮的面孔给吸引过去的。】

【“那就回应我吧,爱我。”Jennie轻轻握住那人的小指,声音温柔且胆怯。

与此作为呼应的,是jisoo鼻尖轻微翕起的鼾声。】

【那部mv拍完后被发到了网上,之后很快出现了关于“yg客串的美貌练习生”的各种剪辑。Jennie挑了其中最清晰的一段下载了下来。从此,那个人陪伴她度过了无数不得不独善其身的夜晚。

如若你真的在我身边。房间幽暗,唯独屏幕光亮不熄。金智妮抓紧了耳机线,轻轻哼鸣着那人无意间唱响的曲子。

彼时她们还是练习生,她的存在对于智秀来说或许只是点头...

[现架]一个性转刀。All out of time.

就是个片段,有空大概会把这个系列填完。
权逊二人皆性转,注意避雷。

     在刚过凌晨的街道上游荡,并不算是非常好的光景。站在街头的孙权神情严肃恍惚,提着酒瓶晃晃腿,像是在等着一架不会开来的滴滴。她踩着的人字拖发出塑料廉价的响声,那边缘过到了雨后的污泥。那真是一场大雨,甚至将她吸引出门只为博取自身狂乐。

     孙权的嘴角朝上抖了抖,眼尾肿胀而几乎翕动不起。她没喝醉,她清醒的很。过路的游魂大概会误以为她发酒疯而为她叹息。人世百态,何其不有?无非各分一碗大锅汤。今夜的月光吝啬的可怕,唯有暴雨洗净世间铅华。还有她,无粉无墨出场,满足...

© 漩涡与月亮门 | Powered by LOFTER